姜青青:為什麼這樣説“宋韻”?
杭州網  發佈時間:2021-09-28 09:17   

那年,四十年前吧,我在杭州解放路新華書店,隔着玻璃櫃台、指着營業員背後靠牆的書櫃説,請把那本《金甌缺》給我看看……

四十年後的今天,當我第一次聽到“宋韻”時,一下子想到了四十年前讀過的那部書——心裏不禁稱道,這“”字真是説到了點子上,非他莫屬啊!

“宋韻”成為熱詞已有一段時候。省委書記袁家軍8月31日在省委文化工作會議上要求:“在打造以宋韻文化為代表的浙江歷史文化金名片上不斷取得新突破,抓研究、抓傳播、抓轉化,做足特色、放大優勢,傳承好浙江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核。”而去年袁家軍在浙江文化研究工程實施十五週年座談會暨省文化研究工程指導委員會會議上就已指出:“要擦亮一批文化標識,大力推進宋韻文化傳承發展中心建設,讓南宋文化這張浙江文化金名片更加深入人心、走向世界。”

相關閲讀:

“宋韻”説

潮聲丨讓千年宋韻“流動”起來

袁家軍:加快打造新時代文化高地 為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注入強大文化力量

↑8月31日,省委文化工作會議在杭州召開。胡元勇 攝

什麼是“宋韻文化”?袁書記沒有具體解釋,於是很多人都在思考和探討這個問題。我也以極大的興趣對這個詞的最基本的內涵與外延作一番梳理。今年8月23日,我在《杭州日報》理論版“學與思”上發表了《“宋韻”説》,將“宋韻文化”歸納為八大方面,即:

文學之美、書法之美、繪畫之美、戲曲之美、建築之美、風物之美、風俗之美、風範之美等。

▲ 《杭州日報》2021年8月23日第五版“學與思”。

文章刊出後,很多讀者朋友給予了肯定和讚賞。但也有人問,你為什麼把“宋韻”歸結為這八個方面的“美”,而不是其他?似乎“宋韻”只是一個美學問題?

對此,我想把寫這篇文章的一些經歷和想法,與大家分享。

回到本文開頭四十年前的那一幕。

那是在1981年開春時候,某天我在解放路新華書店看到兩本福建人民出版社新出版的歷史小説《金甌缺》,作者徐興業。這書名啥意思?不知道。作者什麼情況?不知道。“內容提要”介紹這套書共有四冊,主要講述宋、遼、金之間的戰爭,前兩冊講宋金“海上之盟”與夾擊遼國的故事,開了個頭,後兩冊是否完稿?啥時能夠出版?都不知道。

▲ 徐興業《金甌缺》第一、二冊封面,左圖描繪馬擴的新婚之夜。右圖刻畫了馬擴血戰沙場的身影。劉旦宅繪,福建人民出版社1980—1981年初版

▲ 徐興業《金甌缺》中李師師與宋徽宗的故事插圖,左圖為師師婉拒徽宗利誘的故事,徽宗樣貌以及室內陳設、棋具、香爐等均有依據。右圖為東京城破後,徽宗靦顏事仇,而師師誓不屈從,以死抗爭。劉旦宅繪

唯一瞭解的是這部書封面和插圖的畫家劉旦宅,《三國演義》連環畫封面,有不少就出自老劉之手,還有那時香港《明報》曾選刊的《石頭記》插圖,一水的國畫風格,人物景物水潤靈動,極有韻味,我看《紅樓夢》最早的興趣,就來自於他畫的那些插圖。

這書應該寫得不會太差吧?抱着碰碰運氣的心態,也是因為對劉旦宅繪畫的喜歡,我買下了這兩冊歷史小説。哪知回家看書時,竟然放不下手了!小説以宋朝中級武官馬擴及其一家人的遭遇為主線,講述了“靖康之變”前後這段異常動盪的歷史,故事情節波瀾迭起、緩急相濟,文筆描寫客觀冷峻、精妙傳神,果真如“內容提要”所説的筆觸細膩逼真,刻畫了眾多的人物形象,展現了色彩繽紛的歷史畫卷。後來這套書獲得了“上海四十年來優秀小説獎”(1990 年)和第三屆“茅盾文學獎”榮譽獎(1991年)。

雖然是小説,這部書卻顯現出作者非常紮實的歷史功底,很多故事情節細節都有史實依託。當時有個細節讓我記憶深刻,在敍述北宋末年東京城(今開封)元宵節狂歡之夜時,對社會時尚有這樣一段描述:

▲ 徐興業《金甌缺》第一冊中的一段對“韻”的敍述。

翻檢南宋寓居杭州清波門附近的周煇《清波雜誌》,就可以知道徐興業小説中這段文字的來歷。《清波雜誌》卷六有記載:“頃得一小説,書王黼奉敕撰《明節和文貴妃墓誌》雲:‘妃齒瑩潔如水晶,緣常餌絳丹而然。’又云:‘六宮稱之曰韻。’蓋時以婦人有標緻者為‘韻’。煇曾以此説叩於宣和故老,答曰‘雖當時語言文字間或失持擇,恐不應直致是褻黷。’然‘韻’字蓋亦有説,宣和間,衣着曰‘韻纈’,果實曰‘韻梅’,詞曲曰‘韻令’”。

周煇這裏敍述了太宰王黼為官家過世的寵妃撰寫墓誌的事,本出自當時的筆記記載,但周煇還是向宣和往事的親歷者作了詢問,得知王黼曾為這個“韻”字被政敵攻訐是“褻瀆宮闈”(後因徽宗不認可是褻瀆,王黼安然無恙),以及當時“韻”字確實為流行熱詞的事實。而《金甌缺》的這段敍述正是本於這樣的文獻記載,讓人讀來感到很生動,也很真實。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宋人拿“韻”來説事,譬如黃庭堅論蘇軾書法“筆圓而韻勝”,辛棄疾《小重山·茉莉》詞中形容茉莉“他更韻些兒”。可見宋人流行説的“韻”字,指向的是人物、服飾、詞曲、書法、美食和花木等方面,所形容的對象多半具備高華清雅、美麗脱俗的美學意義和時尚意趣。受此啓發,我覺得“宋韻文化”概念的外延與內涵,大致可以確定。

但如果僅僅從宋人這六個方面去思考問題,還真容易侷限於美學的範疇。還是《金甌缺》這部歷史小説(後查知書名喻義國土殘破),它使我看到並感受到了宋人的另一種魅力:氣節與風骨。

▲ 徐興業《金甌缺》中馬擴故事的插圖,左圖為馬擴與摯友劉錡(左)在元宵之夜縱論收復燕雲十六州大事。右圖為馬擴在真定城破時逃出牢獄的場景。劉旦宅繪

▲ 徐興業《金甌缺》中馬擴與妻子嚲孃的故事插圖,左圖為嚲娘(左)與劉錡妻子共讀徵遼前線的馬擴來信。右圖畫嚲娘被金人扣為人質,“紹興和議”後馬擴潛入敵後相救,未料嚲娘病已彌留,夫妻聚首卻成了永別。劉旦宅繪

“靖康之恥”是曠古罕見的慘痛鉅變,這一事件給歷史留下了極為悲慘和荒唐的一頁,但同時也留下了一段不可磨滅的悲壯的英雄史詩。《金甌缺》小説主人翁馬擴就是這段英雄史詩中的一個非常特殊和不能忽略的“強音”。他是國家和民族處於最危險關頭時挺身而出、舍家為國、獻身救亡的民族英雄。無論是出使金國,還是出使遼國,他的不辭辛勞、不畏艱險、不懼犧牲、不辱使命以及折衝樽俎的抗爭精神,在宋朝的“弱國外交”中,展現出罕見的強者風範。無論是在戰場上受挫於金人,還是在本朝橫遭冤案、身陷囹圄或貶官遠放,他依然頑強奮爭、不屈不撓,這種“雖九死其猶未悔”的執着精神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有感於馬擴的人格和品德,足以成為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我潛心專研《宋史》並未立傳的馬擴的真人真事,寫成了《馬擴研究》(列入南宋史研究叢書,為國家“十一五”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人民出版社2008年出版)。而今天思考“宋韻”這一文化概念時,我再次從馬擴以及其他的民族英雄身上,看到了一個時代仁人志士所代表的風範之美。

▲ 《馬擴研究》封面,人民出版社出版。

因此,我把今天説的“宋韻”指向為精彩千年的兩宋文化成就,指向那些值得我們今天傳承與弘揚的宋代優秀文化遺產,其特點既有這一時代的代表性、獨特性和積極性的內涵,又能表達風雅、高格和韻味的美感或意境,譬如某種文化高峯、主流審美、思想境界等。於是,“風範之美”一節成為我寫“宋韻”的壓軸,更多着眼於當時審美主體的人格、風骨、思想、修養、品位和格調等,並不侷限於宋人的説“韻”。

作者:姜青青,杭報集團新研所原所長,高級編輯。從校對、記者到媒體管理,從報紙、網絡到傳媒研究,很慶幸自己參與了報業的變革。

▼延伸閲讀▼

原杭州網總編輯姜青青學術專著《馬擴研究》被盜版

你可聽過,夜色中泉水的聲音?

德壽宮遺址規劃正在公示“芙蓉石”與“梅花碑”能再結梅石緣嗎?

來源:杭報集團業務交流(ID:hzrbywjl)  作者:姜青青  編輯:郭衞
返回
那是在1981年開春時候,某天我在解放路新華書店看到兩本福建人民出版社新出版的歷史小説《金甌缺》,作者徐興業。劉旦宅繪,福建人民出版社1980—1981年初版▲徐興業《金甌缺》中李師師與宋徽宗的故事插圖,左圖為師師婉拒徽宗利誘的故事,徽宗樣貌以及室內陳設、棋具、香爐等均有依據。省委書記袁家軍8月31日在省委文化工作會議上要求:“在打造以宋韻文化為代表的浙江歷史文化金名片上不斷取得新突破,抓研究、抓傳播、抓轉化,做足特色、放大優勢,傳承好浙江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核。